共产党员网
查看: 327|回复: 2

黄建中的心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9-13 08:30 |显示全部楼层
  明眼人最近都能看出来,黄建中有心事,平时总是乐呵呵的人,最近总是唉声叹气,经常一个人到平台上抽烟,问他有什么心事,这位老实人又总是摇摇头。

  大家看得不错,黄建中最近心里烦透了。黄建中的妻子李淑玲最近正式下岗了,李淑玲的单位虽说一直效益不好,但好在清闲,正好照顾父母和孩子,按月还能开回点钱,至少能贴补家用,这么多年两口子带着儿子黄思博日子虽然不很富裕,但也和和美美。现在她彻底下岗了,除了点象征性的补偿之外什么也没有,李淑玲又没有什么文化,想在现今的社会再找份合适的工作,简直比登天还难啊。说到黄思博,这又是黄建中的一件心事,思博刚参加完高考,孩子成绩不错,一直很懂事,这么多年从没有让他操心过,这次考到的外地的名牌大学还是自己鼓励孩子报的呢,当时想着一家人勒紧裤腰带,辛苦四年就把孩子供出来了,不能耽误孩子啊。可是一到外地上学,这花费就大了,黄建中只是个小职员,本来就挣不了多少,加上黄建中的父母和他们住在一起,最近李淑玲又下了岗,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本就多年没有什么积蓄的家就更加捉襟见肘了,孩子一个人在外地,做父母的怎么也不能亏待孩子不是?孩子很懂事,知道家里最近情况不好,没有和同学一起去毕业旅行,一直在当家教,就说现在都五点多了还没回家呢。黄建中一边想着一边换鞋进屋,妻子像往常一样在厨房里忙碌,黄建中回屋换完衣服就挽起袖子到厨房给妻子打下手,李淑玲今天却和往常不太一样,总是有点欲言又止,弄得黄建中有点纳闷。

  饭桌上,一家人又说起了这个话题,黄建中的父母又说要把自己的多年的积蓄拿出来给孙子上学,按二老的意思,黄建中这辈子没让二老操过心,自己到这扎根以后还把二老接来享清福,这么多年以来都是花的黄建中的钱,儿子媳妇孝顺,独苗孙子又这么优秀懂事,就是把这把老骨头卖了也得供孙子上学,这是让祖坟冒青烟的事。尽管这事老两口天天说,但黄建中怎么忍心动老两口的棺材本呢?那是老两口一辈子的积蓄啊。

  晚上躺在床上,李淑玲终于忍不住了,毕竟她也是个爽快人,她推推躺在床上的黄建中,压低声音说:“今天我去买菜,听小林,你知道她吧,就是你们食堂的服务员,说你们单位食堂有个空缺,你看你能不能找找领导把我弄到你们学校食堂去?”没等黄建中反应,李淑玲又紧接着说道:“我知道你这个人脸皮薄,这么多年也没跟你提,一来我毕竟还有个工作,管多管少还有点;二来那时候孩子不出门上学,花费也小。可是现在我彻底下岗了,孩子又要出门上学,这花销肯定大,这不正好食堂有缺吗,你想想,食堂服务员工作不太忙,这样我还有时间照顾咱爸咱妈,老两口年纪都大了,身边越来越离不开人了。你们单位食堂我都打听过了,工资也不少,你看你去说说?”

  这话要放在平时,黄建中是听都不会听的,自己是多年的老党员了,怎么能干这事呢?但在今天,黄建中却不得不考虑了,妻子说的都是对的,话说妻子这么多年一直任劳任怨,毫无怨言,从没有对他提过什么要求,这次要不是被逼到这个份上,是打死也不会说的,何况还是为了这个家。转而又想想,反正食堂缺个人,就和领导说说试试,可是怎么说呢?总不能直接敲门进去说领导我想让我媳妇进咱们单位食堂吧?“唉!”黄建中不禁叹了一口气,这一夜,黄建中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,脑袋里一直在想这个事,直到天蒙蒙亮才稍微迷糊了一会儿。朦胧中觉得妻子也是一夜没睡着。

  早上出门时,李淑玲一边把包递给黄建中,一边又叮嘱他:“那件事别忘了。”黄建中下意识地点了点头,脑子里却一片空白,只觉得头痛欲裂。这一天黄建中过得心神不定,脑袋里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和领导说把李淑玲调到食堂的事,如果李淑玲能到食堂当然是最好的了,李淑玲没有什么文化,今年刚45,到食堂至少还能干十年,食堂工作不是很忙,待遇还不错,既能有时间照顾老人,又有一笔收入,这样再让思博大学做份兼职,孩子这几年的花销就差不多了。可是又转念一想,要怎么向领导开这个口呢?自己毕业就来到这,已经20多年了,怎么拉的下来这张脸呢?黄建中这一天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来精神,好不容易挨到下班,马上骑上自己的老旧自行车向家奔去,直到出了单位的大门才松了一口气,可脑中又马上浮起李淑玲焦急的脸,“唉,还不知道回去怎么和淑玲交代呢?”黄建中心里默默地嘀咕着。

  果不其然,一进家门,李淑玲就一边接过他的包,一边问他:“怎么样?领导同意了吗?”黄建中叹息一声,摇了摇头。“怎么回事?是领导没同意还是你没说?”李淑玲追问道。“是我还没提。”黄建中犹豫地说道。“不是我说你,你怎么……”“我……”“唉,你说你,真是……”李淑玲叹了口气,又到厨房忙活去了。

  黄建中回屋就躺在床上,晚饭都没有吃,儿子来叫了他几遍,他都没有胃口,思博是极懂事的,看他躺在床上无精打采的样子,就安慰他说:“爸,你也别烦心了,爷爷奶奶年纪也大了,就让妈妈在家照顾他们吧,大不了我在大学里多兼几份工,把自己的生活费挣出来,我已经向学校的学长学姐们打听过了,大学里做兼职的机会很多,只要能吃苦,赚足自己的生活费是没有问题的。”“思博,你这孩子,真是……”听着思博安慰他的话,黄建中的鼻子酸了,好多刚毕业的孩子都去毕业旅行了,可是自家这个懂事的孩子一假期都在打工,眼瞅着这孩子又瘦了……,望着思博高瘦的背影,黄建中第一次下定了决心。

  第二天趁午休时间,黄建中到商场给后勤主任买了一件衬衫,1200块,这也是他昨晚和李淑玲商量过的,总不能空着手去求领导吧?黄建中从来没买过这么贵的衬衫,但是为了能让李淑玲进食堂,这也值得了。

  黄建中特意趁大家还没上班时就到了后勤主任的办公室门口,一边在办公室门口踱步,一边在脑袋里盘算着一会儿见到后勤主任该如何把这事提出来,时间好像过的很慢,黄建中觉得过了好久,才看到后勤主任的身影,后勤主任看到黄建中开始很惊讶,然后就笑着一边把黄建中让进门,一边说:“建中,你来得正好,我正有事跟你说呢。”

  “您有事跟我说?”黄建中有点惊讶。

  “对啊,建中你坐,”后勤主任一边让黄建中坐下,一边给他端过一杯水说,“是这样的建中,咱们食堂有了个缺,正好我就想起淑玲她不是刚下岗嘛,思博又要到外地上大学,家里肯定有困难,要是淑玲愿意的话,明天就让她来咱食堂上班吧,能挣点钱,还能抽空照顾老人,淑玲是个勤快人,我也相信她。”

  “主任,这,我……”黄建中不知说什么好了,

  “怎么,有困难?”

  “没有,没有,那就,太谢谢您了……”

  “行,那就这么定了,明天就让淑玲来上班吧。唉,对了,建中,你来找我有事?”

  “本来……现在没事了,就是,这个衬衫您收下,这是我和淑玲的一点心意。”黄建中赶忙把衬衫推到主任面前。

  “哦,原来你来找我就是为了淑玲这事,建中,你这么做就是不对了,你也是老党员了,咱们党的宗旨不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嘛,现在你家遇到了困难,党组织就应该尽量帮你啊,咱不能让孩子耽误了学习不是?你们两口子都是实在人,帮助你是我应该做的,再说了,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,是上次开会的时候大家的意思,至于这衬衫,我怎么能要呢?你家本来就不富裕,全家就指你一个,你买这衬衫干啥?我身上这件衬衫虽然便宜,我看着就挺好,党中央不都说了吗,要廉政节俭啊。建中啊,下班赶紧拿去退了,要不然我可和你翻脸了。”

  “主任,这……”

  “这什么这?再不拿走我翻脸了啊!哦,对了,要是思博上学的钱不够你就说话,我这还有点钱。”

  “那,太谢谢了。”黄建中是笑着走出办公室的,他的心里再也没有心事了,有的只有温暖,他要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淑玲。

回复 回到顶部

发表于 2017-9-15 10:28 |显示全部楼层
黄建中是一名合格的党员。
引用 回复 回到顶部

发表于 2017-9-19 17:55 |显示全部楼层
只要你任劳任怨地干,组织总会看见你的付出,看见你的好
引用 回复 回到顶部